勿念草民

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谁比谁久远。老百姓啊和草一个姓,叫草民吧。幸甚,幸甚。

退圈声明

非常感谢各位天使能够关注我!!!真的!!!特别特别特别谢谢你们!!!

但非常抱歉……因为个人学业原因,我不得已要退圈,并且退出老福特。

真的很抱歉没能完成文章……我会一点一点写。我总有一天还会回来,毕竟这里有我最美好的回忆和最喜爱的东西。

再次感谢大家的关注!


—— Never End ——

《多面体》all蓝 - by 勿念

*全职 all蓝哨向

*更新什么的,刚升高一……谅解谅解,就放个坑,不定时更新(初三你就这么说了!)

*不喜勿入╮(╯▽╰)╭

*文笔差ಥ_ಥ

*有私设

*ooc预警


04

       云层抢走了月光,淅淅沥沥下起了雨。叶修杵在那里,明明晚间街道若幕布般黑沉沉的,可他眼前却隐有两个人走远,挥之不去。“叮咚”,雨滴落屋檐(雨,滴落屋檐;雨滴,落屋檐)。偏生被叶修听出了雨敲青砖的声儿。恍惚以为是在曾经。

       约莫是十多年前,也是一个雨天。两个少年共撑一把伞,挤着笑闹着走在街上。轻灵的雨水打在石板路上,好不惬意。可忽而暴雨倾至,破烂的雨伞不堪折磨,游离入云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去,伞你别跑啊!!!”十几岁的栗发少年——那伞的主人——急的大吼。旁边跟他一道的,还有个黑发少年,一脸无奈的模样。“去那边的商店门口躲躲吧。”他拽了拽懊恼的栗发少年。他们诚然是不敢进去躲雨的,没钱,还是得被赶出去。只不过,商店门口,脸皮厚点,自然是不碍事的。

       正当两人甩了甩湿成一滩的头发时,一个小小的爪子轻轻摇了摇黑发少年的衣角,小声叫着:“两位哥哥……”俩少年低头看去,是个看起来六七岁大的小男孩。男孩把另一只手上的伞递给他们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栗发少年蹲下来,揉了揉他的头,温声开口:“是要把伞给我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男孩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   “因、因为,大哥哥没有伞了,淋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你呢?你不要伞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走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受伤了吗???你的爸爸妈妈呢?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是……没有地方去……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少年意识到这孩子可能跟他和他妹妹一样,无依无靠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没有……爸爸妈妈……“

       男孩的手攥的太紧有些泛白。

       栗发少年心里有些酸疼酸疼的。另一个少年看不下去,将男孩抱起来,安抚般的拍了拍,笑着问:“那你跟哥哥一起走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孩抿抿嘴,似乎犹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家里还有一个小姐姐呐!可好看可好看了。”他眉眼弯弯的望着那孩子,小小的捏了一下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孩抬起头望了望他,很快又低下去了。忽然,小孩打了个喷嚏。愣了一下,自己把自己给吓着了。但很快,又伸出小胳膊迅速擦了擦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也把栗发少年惊着了,慌忙掏出背包里唯一干着的外套,给小孩裹上。孩子往衣服里拱了拱,终于仰起脸来看着他俩。琥珀色圆圆的眸子在他俩身上转了转,忽的,笑了。俩少年也笑起来,异口同声的问:“回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小孩子点点头,再次摇了摇黑发少年的衣角,小声说:“回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骤然,惊雷炸响,浮在空中的精灵一下化作秋日霏霏落叶。叶修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“看样子,回不去啦。”叶修耸耸肩,伸手接下忽然倾泻而下的雨。那倒是不为骤雨来临而烦恼。水淌过指尖,滑落在地。他转过身的背影,却是如此颓丧。


么有标题,单纯表达我叶生日快乐

好的又到了一年的5月29!
祝阿修生日快乐!!!
*・゜゚・*:.。..。.:*・'(*゚▽゚*)'・*:.。. .。.:*・゜゚・*
【螺旋升天】啊哈哈,我叶是最好的!
除了“我爱你”三个字,么有其他语言可以表达我的心情啦( ̄▽ ̄)
这个爱真的是刻在骨子里的爱。
你少年时意气风发,后来曾经过的,我再看时依然心痛的,不知多深的深渊,最后依然强大而温柔。
沐秋托付给你的荣耀,最后终成一抹越洗越深的最惊艳的痕迹。失去了唯一亲人的沐橙,你带她长成了那样一个乐观独立的姑娘。
抛弃你的嘉世,你不曾怨恨,只一心想让它更好而离去。
你世事洞明,却不以事故待人。
这条路你不是为别人而走,却默默的默默的将世界温柔以待。
你是那么的惊艳。
好像,金庸先生说过:“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。”
我觉得,我很幸运遇见你,遇见最好的你。
叶修。你是满天繁星下昏暗无际的深渊,你是天边游鱼里自由欢畅的幼鸟,你是我心上永远抹不去的刻痕。
生日快乐,我爱你。
-Never End-

占tag致歉

至我的最爱:all叶《不良少年》

首先完结撒花!以及膜拜一下慕瑾太太(≧▽≦)!!!
说真的,不良少年说我在老福特里最爱的文。一开始慕瑾太太更这篇文的时候,我看见标题,以为这是什么黑道paro,老叶大杀四方的文。我好奇的点了进去。然后发现,我的天哪!联盟脸T嘲讽老叶居然是高中老师!有意思有意思。后来越看越喜欢,就这么追到了完结。
这篇文开始的时候,我刚上初三。但是成绩下降,后来和同学之间的关系也出了问题。就特别颓废,甚至自暴自弃,想:我就是个废物,还学什么!回老家种地算了!
但是看了不良少年那些9班的不良们,那些被抛弃的天使们,他们经历的不堪、承受的痛苦,一切的一切,好像都在说:“上帝已经把门关上了,窗也锁上了,没有任何出路了。待在黑暗里吧,至少不会再有人往伤口上撒盐;待在黑暗里吧,至少没有人能看到我鲜血淋漓。可后来发现,他们依然在黑暗里渴望光,他们想学,他们不想自甘堕落,他们努力的争取哪怕一点点星光。我真的是好好趴在被窝里哭了一通。然后,深呼吸,继续学下去。不良给了我勇气和动力,继续学下去。
这是第一个我挚爱不良的原因。当我在自暴自弃的时候,是不良一直陪着我,让我撑起自己,继续走下去,继续望着自己的未来。我不知道我是否在阴沟里,我只知道无论如何我也要仰望星空。这是不良教给我的。我爱你,慕瑾太太。
第二个原因,我真的特别佩服慕瑾太太,太太在文中塑造的一些老师和学生,细思极恐,不得不说我真的能在自己的学习生活里看到这些人的影子。而且有关应试教育的题材,不是什么人都敢、都能写的。
黑暗是谁带来的?全是考试的错?不,这不是应试教育的错。而是老师,是孩子们心中除了父母最信任的存在,是老师为了学生成绩提高,口口声声的为你好,却最后嫌弃畜生一般,将不良少年丢掉,丢在阴沟里。我很庆幸,我们的老师没有这么极端,但是不良们的境况让我细思极恐。初三的我被学习和生活压到颓废的时候,没有一个老师安慰我什么,只有成绩下降之后的责备和抱怨。我不明白,为什么有人觉得老师的职责就是讲完手里的教案,赶上学校的进度,班上能有个成绩好又乖的学生。我们班的学生想学的挺少的,课上闹腾到根本上不了课。在这样的环境里,我能考到现在的成绩我自己都觉得撞大运了,为什么我只要有一点不行,你就来责备。说实话,要不是我在外面花那么多钱上课外班,我可做不了什么“好学生”。上述,我仅仅指一部分老师,很好的老师也是有的。但是会开导学生,会帮学生挡刀的老师,很遗憾,我还没有见过。

不过,叶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护着孩子,爱着孩子的老师。叶老师为他们打穿了厚厚的墙,带来了光。叶修在王杰希的奶奶病重的时候,不管重要的考试,带他赶紧去医院。特难得,真心实意的认为成绩不是最重要的老师,真的特难得。叶修在喻文州遭受污蔑和非议的时候,站出来,甚至为他找来老友,用专业的方法证明,护他清白。叶修在周泽楷面对被别人践踏尊严的时候,攥住他的手,告诉他:你没错,给他最有力的支持。读至此,热泪盈眶。而且,整篇文中叶神的所作所为,就跟原著里一样,默默的诠释着强大和温柔。太太真的好厉害!

还有我印象很深的是那一段9班拆散之后,来的一帮真正不想学的不良。我们班上也有不少。挺感慨的。而且这些人里有人也挺缺德,不想学了,不想走了,能不能别干扰别人呢。唉。

最后!其实不良里的亮点超级多!!!几万字都写不完!!!
那一场演唱,那一年奋斗,那一段青春。令人感动,引得共鸣。
我爱不良少年,我爱慕瑾太太。以及谢谢你,慕瑾太太!@慕瑾 

“月色真美”
“?”
“自己百度去!”
……
“嗯,月色真美。”

—Next—
我有个超年轻的英语老师讲了这么个故事:记得以前P酱高中老师让用两个字来形容爱情。班上的同学写下“瓶邪”,老师不解,问该如何解释?
同学淡定回答道:“瓶字,可以拆分为并瓦,意为并肩屋檐下。邪字,牙耳,可以理解为鬓边私语。
两个字合起来,意思就是,我与你,在屋檐下并肩而坐,悄悄地在耳边说着些别人不懂的秘密。
然后,整个课堂都沸腾了。

—Next—
字是自己写的。我觉得,不好看。。。
小说《默读》里费渡的一句话。
我当时读到这个句子的时候,大概是半夜十二点多,比现在还晚些时候。当时就想,完了,我可能爱上他了。真的,爱上一个人不难,一瞬间而已。结果呢,忘不掉了呗。
我爱费渡,我爱叶修,我爱D叔。
周围没有人懂,我爱他们的意义。
哦,我特么的管呢?反正我爱!

—End—
占tag致歉
祝小天使们做个好梦

【all蓝/哨向】《多面体》by 念

*全职 all蓝 哨向
*更新什么的,本人初三……谅解谅解,就放个坑,不定时更新
*不喜勿入╮(╯▽╰)╭
*文笔差ಥ_ಥ
*有私设
*ooc预警

03
        叶修戳了戳梁易春。见他睡的死沉死沉的,笑着转身去找蓝河。
        蓝河那一边。他钻进最里面的工具间,扶着胸口不停的喘气,浅浅的靠着门上。匀称的身形略略颤抖着,脸颊染上淡红的霞,在汗滴的润泽下,逸散开柔和的魅力。常年抑制的身子经受不了任何哨兵素的刺激,只这酒杯里的一点,就差点让他进入结合热,好在军队训练终是让他保住理智和警惕。忽然,他听见轻浅的脚步声缓缓走近……
       停住了。在门前。他缩紧身子,神经紧绷起来。
        “蓝河?”叶修循着向导素的味道站到了工具间的门前,轻声问道。
        “走开。”蓝河急急的说。他抖着手把门反锁上。
        那极轻极轻的“咔”一声落入了叶修的耳朵。他勾了勾嘴角,手里变戏法儿似的拿出一根针,伸进门锁只扭了一下,门就开了。原本靠着门的蓝河一个没站稳,趔趄了一下,被叶修一把揽住。蓝河一下子慌了,赶忙想推开叶修,不料脚下又是一个不稳,竟是完全栽进了叶修怀里。
        “呵呵,怎么,投怀送抱啊?小……蓝河?”叶修淡笑一声,压着嗓音调侃蓝河。
       蓝河这单了二十几年的,脸皮自然薄得很,哪里受得住调侃,一下子从耳尖红到脚底,整个人快要蒸发似的,恨不得赶紧钻进地缝里!但窘迫中不忘吐槽:这都什么事啊!!!
       蓝河就这么愣怔在那里,你说人叶长官不就是好心扶了自己一把么?可是这人还调侃自己啊!挣也不是,谢也不是。蓝河小天使表示: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。
       那边,酒吧厅堂里,梁易春终于醒了。也真亏他虽然单身,但是蓝某向导经常帮他调理精神状况,不然叶神的药他能这一会就醒来?可显然我们大春没有意识到这点,他的第一个念头是酱紫的:我靠我得赶紧去找蓝河。愣愣感觉不对,紧接着反应过来:我靠叶神给我下药??!!什么鬼哦!!!不对,他为什么给我下药???我靠不是因为蓝河吧!!!
       思及此处,梁易春一个激灵就站起来,往卫生间的方向冲过去。等到了,只见,自家(团里的)向导被敌方师长揽在怀里。果然!!!调虎离山!!!心脏!!!
       【emmm……是你心太大吧大春……】
       梁易春眼睛里窜起怒火,瞪着叶修,但素来稳重的他碍于对方的地位,迟迟不敢发作。但是蓝河小天使不啊,小天使很单纯,小天使只想赶紧脱离大恶魔。
       所以蓝河看见梁易春过来,立刻投以求救的目光,跟溺水时抓着浮木一样。他没什么力气喊,只能低低冲着梁易春说:“大春,帮忙。”语毕,恼怒又无奈看了眼叶修,却很快转回去望着梁易春,满是信任。
       这眼神的变化落进叶修眼里,就像狠狠的碾过他的心,窒息一样的痛。叶修脑海里的回忆,就像飞驰而过的地铁,闪过,然后,一点点崩塌,烙在心间。
       梁易春趁着叶修晃神的时候,将蓝河护到自己身后,冷冷地说:“叶长官,不好意思,我们家的向导不是您想动就动的,再见。”说罢,抱起蓝河,走了。
        叶修这才回神。却只看见了两人的背影,自然的交叠,融进了夜色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念给可爱或帅气的你萌道歉!更的太慢……
不过也请谅解一下小念……中考在前实在很忙【哭唧】
下章回忆杀哦,叶神和小蓝哒!不过小蓝因为特殊原因忘掉了。另外回忆里有伞哥,放心不会很虐喔。肯定不是伞修啦,标签all蓝qwq
后面蓝雨的正副师长该来啦哈哈,老叶要小心心脏啊吼吼~
哦我今晚争取放个全职小日常!!!

论爸妈的甜(nue)蜜(gou)日常
老妈:生日快乐!送你好多那个。
老爸:那个是什么?
老妈:就是好多星星啊!

【all蓝/哨向】《多面体》by 念

*全职 all蓝 哨向
*更新什么的,本人初三……谅解谅解,就放个坑,不定时更新
*不喜勿入╮(╯▽╰)╭
*文笔差ಥ_ಥ
*有私设
*ooc预警


02
        是夜,饮酒。叶修和梁易春意外聊得起劲。
       “唉,最近轮回风头太盛了吧!不少基础任务都被抢去了!我都想请喻师长和黄少来了!”梁易春抱怨。
       “可不是!每天带兴欣抢Boss*,轮回都来掺一脚。”叶修附和。
       蓝河听这话,面无表情,内心默默吐槽:长官您亲自带着抢Boss还好意思抱怨……
       而叶修这货依然只顾和梁易春侃天侃地侃大山。
       “诶,听说没有,烟雨的楚师长要结婚了,对象是个蛮不错的向导啊!好像还是西岸新区*的负责人。听烟雨的人说,最近楚师长天天跟她家向导一起,可是被塞了满满一桶的狗粮啊!真是,这一对一对的。每天都被自家师长塞狗粮就算了,还要被别家的虐,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!”
       “这事我也刚知道啊,没想到啊。几个师的师长可都还没成家呢,结果云秀妹子给抢先了。”
       ……
       蓝河也是醉了,真是意外,原来梁易春醉到深处居然特别唠叨。嗯,应该说不愧是蓝雨的人么。而那位叶长官……居然能和梁易春从天南侃到地北……也是醉了。聊这么久,他都快听困了好伐!
       蓝河抬手看看表,都快12点了,赶紧回去吧。
       “大春,该走了吧?太晚了。”蓝河拍拍醉入膏肓的梁易春。“要走?这么快……”梁易春不大情愿,忽然看到蓝河杯里的酒一点没懂,连忙道,“可你都还没怎么喝呢,再坐一会儿吧!”这下蓝河也没法说什么,别人都喝的高兴,自己总不能一点不动吧?“那,我喝了咱就走?”蓝河问。“行!你喝了就走!”梁易春答应了。
       叶修听此,弯弯笑眼,悄咪咪的把桌上的酒调了个位置。

       蓝河一心只想赶紧回家睡觉,自然没能注意到叶修的小动作。只顾抓起酒杯,喝一口了事。

       可酒一下肚,蓝河就感到一阵异样。蓝河皱眉,仔细感知了一下。啊!不好,是哨兵素的味道!好像是自己拿错了杯子。可是不论什么原因,这事都已经发生,蓝河常年抑制的向导素此时蠢蠢欲动,身子开始不太对劲。他有些慌乱,急忙放下酒杯,向那两人打了个招呼,跑去卫生间。
       梁易春觉得有些不对,刚想追去看看,被叶修一把拉住。叶修笑了笑,说:“他应该没什么,用不着追过去看吧。不继续喝吗?”本来因为醉酒就有些不大清醒的梁易春,迷迷糊糊的又坐下了。可是心不在焉的。叶修敲了敲梁易春的杯沿,似乎是想让梁易春回神,却是不动声色的在他的杯里撒了些安眠药。
       没过一会,梁易春就倒在了桌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boss:这里是任务关键人的意思,后文会有详解
西岸新区:xiong an新区,我想你们懂的~我就是突发奇想呵呵~
你们猜猜云秀的向导是谁呢???( ̀⌄ ́)哦吼吼
嗯先放这么一点,我会努力把后文写出来哒!嗯,but我还是很懒……不过今天生病在家休息,应该会再更一点喔~
哦哦还有,下文的话,他萌的精神体应该就出来了窝!!!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【all蓝/哨向】《多面体》 by 念

*全职 all蓝 哨向(超喜欢蓝河(/ω\)
*更新什么的,本人初三……谅解谅解,就放个坑,不定时更新
*(偷偷告诉你小蓝特别厉害哦)
*不喜勿入╮(╯▽╰)╭
*文笔差ಥ_ಥ
*ooc预警

00
夜深人静,梁易春家里的灯没有一盏亮着。蓝河因为抑制剂带来的痛苦而缩在他怀里,微微颤抖。至于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回事,梁易春表示这很戏剧。说来话长。

01
蓝河和梁易春是大学同学,关系不错,虽然一个是向导,一个是哨兵,但这不妨碍他俩的友谊。前天晚上,梁易春拉着蓝河去他寻觅到的一家服务于哨兵的酒吧。蓝河无奈得很,可介于他们的友情小船,他还是答应了。他戴上信息素干扰器,将他本就很淡的信息素略一干扰,基本不会有人发现。
两人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下。
“还在用抑制剂?”梁易春问。蓝河叹了一声,答道:“是啊。”“怎么就是不愿意找个哨兵?”“没有遇到合适的吧。毕竟是要托付终身的人。”“组织快容忍到极限了吧?”“嗯,估计是。”两人边聊边喝,不知不觉已经很晚了。
忽然,店里一阵骚动。梁易春看见门口走进来一个人,待看清之后,他惊讶了,低低的喊了一声:“是叶修!”蓝河也很讶异,说:“哦?那个破例的军官?兴欣的师长兼政委?”“是啊!”梁易春叹。“这种大人物怎么会来这里?”蓝河疑惑。“不知道。”梁易春摇头。不料叶修竟朝这里走来。“蓝雨的团长?”他端着不知什么时候买到的酒摇晃着,走过来冲着梁易春问。梁易春赶紧立正行礼。叶修懒散的回了他一礼,又说:“这些烦的要死的礼仪真是麻烦。”蓝河的眼角抽了抽,公然反驳国家啊,他想。梁易春举在额前的手尴尬的停住,但到底也是见过世面的,泰然自若的缓缓放下手。而蓝河一心想着帮梁易春解围,嘴里脱口而出道:“不知叶长官来这里有什么事呢?”叶修噗嗤一声笑了。蓝河话一出口才反应过来自己问的鲁莽,人家堂堂师长岂是自己问得起的?正恼着,不知该怎么挽回,叶修打断了他混乱的思绪:“过来放松而已,又不是干坏事。”说罢饶有兴致地望向不知所措的蓝河。梁易春一看叶修给他们台阶下,立马回答:“抱歉,是我们鲁莽了。”叶修略略扫兴,回道:“没事没事,谁没有个想放松的时候,来一起聊聊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本人新手一枚,不喜勿喷哦
顺带剧个透
小蓝他的精神体大有秘密哦~
我会加油填坑哒!
哦对对对,你们可以叫我小念!(你怎么这么不要脸)

老妈做的!!!好吃!!!